姚青梨身子一顫,鼻頭一酸。

她也……

不!姚青梨猛地搖了搖頭,讓自已清醒點。

她愛的是鳳玄,今生之所以回來,就是為了找鳳玄!

“我先回去了。”姚青梨一把將他推開。

慕連幽隻感到懷裡一空,再抬頭,她的身影已經遠去。

瞬間,心似空了一塊。

“姚青梨!你給本世子等著!休想飛出我的手心的!”他緊緊捍著拳頭,頂甲刺進肉裡,鮮溢位點點鮮血。

隻有手中傳來的痛楚,才能稍微掩蓋胸口處蔓延開來的鈍痛之感。

……

姚青梨回到永山王府,進房,便見葉梵笙坐在桌邊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姚青梨走到他身旁,坐下。

“你到景王府了?”葉梵笙臉冷的臉帶著點點嘲諷,“你這麼喜歡跟他糾纏不清,不如直接嫁給他得了。”

“來之前不是說好了,我隻是助他起兵奪位。”姚青梨輕輕一歎,“兩個月後,事情必然會結束。到時,我們找個清靜之地隱居,如何?”

葉梵笙瞥了她一眼,點頭。

“郡主,飯已經擺好了。”此時,夏兒走進來。

“好,咱們去吃飯吧!”

二人來到飯廳,葉梵笙往桌上一看,居然全都是他愛吃的。

葉梵笙心情這纔好了些。

……

外麵的流言蜚語傳進了宮。

現在整個京城都說明順帝指使慕拓和毛叔平害死慕逸夫婦,最後還把責任都推到一個太監身上。

明順帝氣得砸了兩個硯台。

“皇上……”太監陳貴,瑟瑟發抖地站在下麵,“景王世子……不,是景王已經把慕連旭的腿廢了,還把慕家二房眾人都發落回祖籍。”

“混帳東西!亂臣賊子!”明順帝怒吼著。

“皇上……要不要請陳尚書和榮國侯過來商量對策?”

“他們來有什麼用?還能立刻除掉那逆賊嗎?他們拿什麼跟那逆賊鬥?”

慕連幽這次能圍住皇宮,除了他自已三千精衛,還有四萬的京衛營士兵。

慕連幽此前一直擔任京衛營統領,後來慕連幽這次離京事件,明順帝便革了慕連幽的職,讓副統領孫世濤帶京衛營追捕慕連幽。

可那些京衛營士兵,見到慕連幽,居然有八成反水了,跟著他一起包圍皇宮。

明順帝想到這,便直想吐血。

除了京衛營那三四萬倒戈的人,還有邊關三十萬慕家軍。

想著,明順帝便牙痛。

而他手裡,隻有兩萬禁軍,還有史將軍麾下的二十萬大軍。

除些之外,一些州郡將領,加起來也有二十萬人,可這些州郡將領,他不確定有多少是慕連幽那邊的。

所以,他手裡現在握著的,隻有史家的二十萬人和禁軍。

就這情況,他拿什麼殺慕連幽?

再說,他想殺,也冇有藉口。

明順帝眼裡閃過一抹狠色。

不,不管如何,他必須要慕連幽死!

“皇上。”一名小太監走進來,“公主身邊的小南來了。”

小南?明順帝雙眼一亮,連忙快步離去。

“皇、皇上……您去哪?”陳貴不知情況,結巴道。

“天福殿。”

小南來找他,隻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天福神女又降臨了!

來得真是時候呀!

他正愁著不知用什麼方法殺了慕連幽,想不到,天福神女居然在這個時候來了!

真不愧是他們大楚的護國神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