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髮僧人眼看霍去病速度這麼快,心中暗暗吃驚。

他可是提前勘察過這裡的地形,霍去病可是第一次來,居然還能窮追不捨要追上來了,這華夏先祖真特麼個個是變態。

不過,他馬上就要進去自己的包圍圈了,一旦他踩到野豬夾,嗬嗬……

就讓他嚐嚐什麼叫做痛!

白髮僧人不屑撇嘴,在到達一個山腰拐角口迅速往右一轉,消失在林中。

霍去病提刀來到這邊,眼看白髮僧人失去蹤跡,蹲下身子,把耳朵貼向地麵。

呼吸,在這一刻靜止……

心跳的速度在刻意的壓製之下迅速慢下,霍去病聽到了來自大地四麵八方的輕微震動,立馬判斷出一夥是自己人,一夥是外人,起身迅速朝更高處追去。

白髮僧人心態炸裂,他纔剛用地形甩開這人,怎麼又追上來了!

經過剛纔的角逐,白髮僧人發現,霍去病追他的每一步都是模仿他的動作的。

他在這塊地跳了,霍去病到那塊地的時候也會跳,他在這條路轉彎,霍去病就絕不會從另一條路包抄!

這是猜到他會佈置陷阱了!

要是再不能脫離霍去病的視線,那他的陷阱就毫無用處了!

白髮僧人大吼一聲:“你們人都死了嗎?!”

瞬間,一群拿著柴刀的殺手從四麵八方衝來,近百人很快將霍去病團團包圍,霍去病神色不改,腳步步伐絲毫未停,前麵提刀砍來,他抬手就是一刀!

本隻是隨意揮出的一刀,霍去病還想出第二刀,卻不想康熙磨的刀居然鋒利到對麵柴刀刀鋒都給劈成了兩半,他隻一刀就把敵人給連刀帶人全給砍了。

“這康熙,磨刀真是一把好手!”

霍去病無視其他三麵的敵人,迅速殺出了包圍圈,朝白髮僧人窮追不捨,身後三麵的人想要追上來,卻發現霍去病就跟獵豹似的飛快。

“嘈,他跑得太快啊!”

“這什麼人啊這是,佈置陷阱陷阱的分明是我們,他怎麼跑得比我們快?!”

身後的殺手都懵逼了,他們什麼時候碰過這樣的事情!

白髮僧人也是一陣叫苦連天,敢情那麼多人,那麼多陷阱都白佈置了?

他雙手抱在一棵樹上,雙腳踩在樹乾,迅速攀上一棵大樹,袖中劃出三支飛鏢,居高臨下朝霍去病射來!

這飛鏢乃是我用古法特意煉製,現代製作的刀根本不可能擋得住,霍去病敢拿刀擋就死定了。

白髮僧人以為這刀是霍去病他們從現代買的,就那種破刀在自己的飛鏢麵前簡直是垃圾。

卻忘了,自從某期過後,華夏出了個磨刀皇……

霍去病一個急刹,手中大刀飛快擊碎三支飛鏢,飛鏢被打到了一邊,反觀大刀卻完好無損!

白髮僧人瞪大了眼睛,這怎麼可能?

眼看霍去病就要追過來,他來不及猶豫,果斷從一棵樹上躍到另一棵樹!

自己真笨,怎麼不早這樣乾!

這樣霍去病不就得從地麵上追他,還不能跟自己同步了?!

白髮僧人正沾沾自喜,卻見霍去病也跟著上了樹,在樹與樹之間騰躍追擊!

“霍去病,你搞什麼鬼,乾嘛學我!”

白髮僧人懵逼了。

“我不想草率殺你,你快停下與我正麵一戰!”霍去病求戰若渴。

白髮僧人冷笑:“嗬嗬,你追得上我再說!”

眼看在樹上完全冇有讓霍去病中計的希望,白髮僧人在樹與樹之間的騰躍的同時,不斷下降到達樹枝的高度,之後雙腳踩在了地麵上,霍去病緊隨其後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等死吧!”

霍去病提刀砍下一根長而細的堅韌樹枝,用左手拿著樹枝,把樹枝輕抵正前方,隨後按照自己的步伐和速度朝白髮僧人追去!

樹枝在前麵不斷地幫霍去病試探陷阱,樹枝劃過的地方霍去病緊隨其後,幾隻野豬夾先後把樹枝夾斷幾節,霍去病一躍繞過,身形在空中一個前翻猛然擋在白髮僧人麵前,回首就是一刀!

“嗡!”

白髮僧人側頭閃過,隻感覺自己的腦袋“嗡嗡”作響,幾根白髮被霍去病給削了下來!

霍去病迅速收力,刀在到達白髮僧人頭頂正中時化揮為劈,直衝其腦門,白髮僧人慌忙後退數步,霍去病一個健步抬腳踢出!

白髮僧人雙手懸於身前,正要抓住霍去病的腳,卻感覺這腳上傳來一股強橫的力量,即便他雙手抓住,仍然踹在了自己的腹部!

但白髮僧人依然冇有防守,而是借霍去病的腳抵消了向後的衝力,身形彎成了弓形,隨後腹部展現出驚人的韌性,往前一頂的同時鬆開霍去病的腳!

霍去病被這四兩撥千斤和借力打力的力道震退幾步,不怒反笑。

“哦?”

霍去病越發來了戰意,他在打匈奴的時候,可冇碰到過這樣的對手,這種對手對他來說,簡直是百年難遇。

“你在殺手榜中,排行第幾?”霍去病饒有興趣的問。

“第五!”白髮僧人驕傲的說道,還以為霍去病是怕了。

“這麼說,你前麵還有四個比你厲害的?”

“那是當然,他們隨便一個都能要你的命!不過,他們怕是冇有機會出手了!”

白髮僧人狂傲一笑,突然意識到有點不對勁,問道:

“你好端端問這個做什麼?”

霍去病握著大刀的手緊了緊。

一陣山風吹來,周圍的樹葉隨風而舞,盤旋在霍去病周身,少年髮絲飛舞,臨風毅立,衣袖隨風而動,傲然一笑:

“不問清楚,我怎麼捨得殺你?”

白髮僧人神色驟變,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辱,意思是說:如果他是最強的,就要留著他虐殺唄?

這是把他當成了什麼了,陪練嗎?!

白髮僧人頓時爆發出自身最強的殺機,從腰間拔下了一柄軟劍,直指霍去病嘶吼道:

“狂妄愚蠢!”